fg9988 发表于 2013-02-26
小故事而已,想到了,便写了,心中所感,所念。

——————————————————————————————————————

  「你已经追了我快十年了,难道不累么?」

  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站在一处漆黑的街巷拐角,用着一种无奈的语气,偏
抬着头,盯着远处一闪一闪的微黄路灯,就那么出神且无神的定定看着,薄唇微
张,本就有些干涩的嘴唇,被冬夜的冷风拂过,显得越发干涩。

  「不累,一点也不,特别是当站在距离你只有两米的身后,更是不觉得累,
反而浑身充满了力量!」

  那男人的身后传出了一个清美的女人声音,那声音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颤抖。

  「他们都放弃了,甚至最后一个人在五年前就放弃了,而你……」男人的无
奈好像更重了一些,抿了抿干涩的唇,叹了口气,懒懒的看着远处那闪烁不停的
路灯,接着道:「而你,呵……一个女人,却竟然坚持了下来,一直在追我,唔
……没错……追我!」

  站在他身后那女人的脸上,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出现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依
然是有些兴奋,有些紧张,还有些谨慎的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胸前的双峰因为
急促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着,将那包裹住女人身材的衣服来回的撑起……落下
……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别告诉我……是因为你穿的这身衣服。」
男人终于收回了出神且无神的目光,有些惫懒的转过了身子,皱着眉,看着对面
的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瞬间的火光映照出了那男人
的面容,一双本应极有神采,黑而亮的眼眸,却透着说不出的慵懒无神,高挺的
鼻梁配上棱角有型的脸庞,还有微尖且带着胡茬的下巴,更是让他显得成熟沧桑,
颇有男人味,却不会让人觉得他邋遢。

  「只是我想!因为我想!」女人看着眼前距离不过两米的男人,坚定的,用
着那清冷的声音道:「你,不该逃!那没用!最起码……对我没用。」

  「呵……你是兵,我是贼,若我不逃,岂不显得你们太过没用?」男人依然
是一副无所谓状,好似这世上没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动心,然而,那些本应极有神
采的黑亮眼眸,却总会不自觉的从对面女人的脸庞、腰肢、长腿上划过,带着赞
赏的划过。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大!」女人此时已经逐渐平复了心情,胸前的起伏不
在明显,一对清丽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男人,盯着……对面男人的眼睛,嘴
角拉出了一道弧线,显出了微微的嘲笑,又或许是……得意的笑?

  「彼此,彼此……」那男人将烟叼在嘴上,双手抱拳的对着女人拱了拱手,
口中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本该是非常得瑟的摸样,结果却因为被烟熏了眼睛,
而难过的流出了眼泪,慌忙伸手去揉,破坏得形象尽毁……

  女人看着对面男人那可笑的样子,嘴上拉出的弧线变得更是长了一些,那笑
意终是再也止不住,露出了那满口细碎的银牙,以及两腮间迷人的酒窝,同样毫
无形象的,甚至笑的连腰都弯了下来,脑后仅仅是草草盘着的长直黑发,散落了
开来,将女人白皙的脸蛋遮住了许多,但依然藏不住那发丝后面的白润与柔美。

  男人揉好了眼睛,看着此时笑弯了腰,甚至因为笑得肚痛,女人还用那纤柔
的手捂住了肚子。男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心想「自己被烟熏眼这事就这么好笑?
值得笑成这样?怪不得能一追自己就是十年,这女人果然是疯的,打第一眼见到
她看自己的眼神,就觉得她是疯的……」

  半晌,女人终于不再笑了,一对大眼眯了眯,薄唇微张,轻吐出了一句自己
这十年说了不下数十次,那男人也听了不下数十次的话:「举手,抱头,我是警
察!」

  「拜托!你知道我会说什么的,干嘛总要不断重复呢?虽然你是警察,但也
不能这样浪费别人的生命啊!」男人的无奈神情显得更无奈了,耸了耸肩,摊了
摊手。

  「可你这次还没说呢!」女警看着对面男人那摸样,没有生气,没有不耐,
好像是极为想听那句话一般,眼中闪丝期待。

  男人看着女警,撇了撇嘴,有气无力的道:「美女,怎么称呼?电话号码多
少?咱们开个房吧?我技术很好的!」

  接着,不待女人答话,男人又继续道:「宁朵朵,15XXXXXXXXX,
好呀,希望如此!」

  见对面的女警脸上满意的样子,男人显得有些抓狂,手在眼前摆了摆,愤愤
的说:「你是警察啊!大姐,妹子,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哥们是个罪犯,但
不是强奸犯,个人认为只能说是采花贼,虽然听起来没什么不同,可实际的确不
同,你要抓我,而不是回答我后,还一脸期待的样子,宁朵朵!你……太令我失
望了!」

  「我知道啊……这么回答,不是为了软弱你的心智嘛……」宁朵朵看着对面
的男人,有些幽怨的眨了眨眼,嘟起了嘴,接着道:「可你都不上当的呀,我
……在等你上当的时候呢!而且……我都告诉你叫什么了,你却一直都不告诉我
你的名字。」

  「知道我的名字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应该明白!」男人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肃
了起来,借着远处那微弱闪烁的灯光,看着宁朵朵那如柳叶的细眉,清丽的大眼,
秀美的琼鼻,薄润的红唇,只可惜此时是冬季,不然还能瞧得见那对莹白如玉,
修直细滑,穿着黑丝的美腿。

  「代价……就像你曾经那样对待过的女孩一样么?」宁朵朵的表情也认真了
起来,可……却没有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而是看着男人身后,远处那闪烁的
路灯。

  「没错!但是……她们不曾恨我,兴许初时会有,但是一夜过后,她们一定,
都未曾恨过我!」男人自信的看着宁朵朵白长的玉颈,眼神沿着对方的肌肤不断
滑落,直至被可恶的蓝色警服所阻。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呢?」宁朵朵收回来了目光,看着那身子藏在阴影
中的男人,疑惑的问。

  「因为我不想,我说过,我是采花贼,不是强奸犯!」

  「两者很不同么?」

  「对我来说,不同!」

  「呵……你还有理了!」

  「难道我该没理?」

  「那你为何……从未采过我?那么多次机会,这十年来不下十次的机会,为
何……你没有如此对过我?」

  男人低头沉默了许久,才道:「你……我不想……」

  宁朵朵咬了咬下唇,挣扎了半晌,才嗓音有些微颤的问道:「为何……不想?」

  「你不同!」男人走进了几步,两人的距离已经仅有一步,他看着宁朵朵眼
睑上颤动的睫毛,伸手轻触了一下,引得那弯长的睫毛如鱼儿小兔遇到天敌般的
慌乱后,才接着道:「打第一眼见到你,我便……不想……」

  宁朵朵退后了一步,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激动,有些难过的大
声说道:「怎么不同?!」

  「因为……第一眼见到你,我便知道,你爱我,我会不对爱我的女人如此
……虽然……我不理解,你为何爱我,毕竟,我在人们的眼里,依然是个强奸犯!
虽然每个被我奸淫的女子,事后都是满足的,欣喜的……」男人又逼近了一步,
回到了刚才那个距离。

  「若是那些个女子事后都是欣喜的,满足的,为何还会被人报了案,使得我
们开始追缉你?」宁朵朵有些不甘的,嗅着身前男人淡淡的烟味,一瞬不瞬的凝
视着男人眼睛。

  男人笑了笑,淡淡的道:「因为,无聊。所以我叫那些女子报的案,虽然她
们难过,不舍,可我,帮她们拨了电话,教她们如何去说……」

  「无聊……?」

  「嗯,无聊……!」

  「这样的生活……便有聊了么?」宁朵朵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有你追我,你个小疯子追我,便不无聊了!」男人露出了温柔且迷人的笑,
凝望着眼前此时显得有些娇柔的女人。

  「可我……觉得累了……」宁朵朵有些难过且不安的眨了眨大眼睛,轻轻的
伏在男人的胸口,轻声说道:「我家人已经开始逼我结婚了,我……不好反抗。」

  男人听了这话,身体僵了僵,随即低下了头,闻着宁朵朵青丝间的香气,伸
手抱住了对方纤细弹软的腰肢,认真的道:「那就让我……强奸了你吧?」

  「下流!」宁朵朵羞极的低声嗔了一句。

  「非下流,实风流也。」男人将她扛在了肩上,走过那盏不在闪烁的路灯,
两人的影子,慢慢的,模糊,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