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8-03
作者:87336597
字数:9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以色列式忠诚(内盖夫)

  已经出过的人形不是不会重新出现,可能会以合作方式继续出现在之后的章
节里,像是我突然想来份大日耳曼拼盘(毛瑟加iws2000的德意志丼之类
……糟糕,暴露欲望了)就会出了,不过一切都看机缘啊,还有作者准备考试的
状况。

  作者是国考生身分,如果到暑假结束后会开始准备国考相关问题,那时候的
更新会变得异常缓慢,不过现在还会继续努力的!

  文戏变多了,几乎快跟肉戏一比一对开了,於是一篇文的量就变多了啊啊啊
啊啊

  指挥官:努力、干练又色情的29岁,真˙劳模,对於所有人型几乎都不带
偏见地喜爱而想跟他们做爱,常常将自己置身於修罗场风暴之下,辛苦你了指挥
官。

  内盖夫:指挥所资深战斗教员,外表个性有些狂妄好斗,不过那也是因为生
存环境所导致的,内心深处是一个有点容易害羞的好孩子,对於恋爱方面非常非
常迟钝,甚至到不懂的程度,但是这不代表她不是个渴望被疼爱呵护的少女。

  那是,那两人第一次的时候了。

  无星之夜,唯有一轮明月高挂天际。

  从战场外回来的吉普车独自行驶在寂静的道路上,驾驶着车子的指挥官此时
一脸无言的淡漠,望着车子前方的某处,笔直地开着。

  这里是离基地不远的一处铁血侦查点,原本应该是要订在明天一大早派遣两
支部点予以完全消灭的,却因为一通消息而变成了一趟单纯的运送任务。

  有一名人型,一名少女独自将这个问题解决了,现在的问题只是将她运回来
而已。

  吉普车驶往战场旁最后收穫讯息的地方,依约等待的人型此时早就待在定点
上头,看到吉普车驶近的她先是下意识地扣着扳机,见到对面打来熟悉的识别信
号后才让车子过来。

  车灯照耀下的少女还是那样潇洒却又疯狂,那头挑染成粉红色的长发此时像
在夜风下静静飘扬着,让坐在铁血屍堆上的少女显得静谧而又疯狂。

  若不是鲜血染红了那身长衣,炮火汙损了那白净的脸颊,指挥官实在想不到
这少女所经历的一切,那样子不像是刚打完一场艰难的战役,反倒是像刚结束一
场简单的宴会般轻松写意至极。

  然而当她打开车门看着里头坐着的人是自己营上的指挥官时却还是不禁愣了
愣,一坐上车时忍不住就看着那张疲劳的脸庞问着。

  「指挥官?」

  「嗯,你没事就好。」

  「为什么是指挥官,运输班的人去哪里了?」

  「我让他们去作局部调整应对原本明早的战斗,现在全基地只剩下我一个人
还会开车啊。」

  「什么啊,这样跟我说一声我就会自己走回去了,指挥官要有自己作为重要
价值目标的认知啊。」

  少女近乎喋喋不休地数落着单枪匹马出现的指挥官,作为基地里少数被人信
赖而足以获得单独行动的人型来说,这次指挥官也的确也点莽撞。

  然而指挥官却没有在乎这些怨言,只是用心地打量着少女身上各处,脸上的
表情变得愈来愈严肃,忍不住将守身过去摸了没少女有些擦伤的额头。

  「受伤了?」

  「嗯……只是如平常一般的小伤而已……等等,不要随便碰我啊!我要生气
了喔。」

  「笨蛋,该生气的是我啊。」

  内盖夫老实地闭上嘴巴,因为现在男人脸上没有平时那种悠悠哉哉的情绪,
反而是疲倦地扶着额头,似乎因为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寻找他而费尽心思了。

  检视伤口的指挥官难得地用比较严肃的口气对人型说话,然而那张脸上并不
是因为这种突发情况造成工作负担而痛苦,反倒是因为过度担心着人型而显得忧
心忡忡。

  「笨蛋,这种时候了为什么要逞强啊,我不是已经推定好攻击时间了?」

  「我认为加紧脚步地搞定一切才是最好的,如果拖到明天早上都是多了几小
时不必要的危机。」

  「那么也可以跟我说……」

  「我可以解决的。」那张脸上的表情像是对指挥官的情绪感到困惑一般,对
於自己的冲动却又觉得理所当然:「我即使死了也有替代物,但是指挥官只有你
一个啊。」

  「我从来没想过这个环节,但是即使对你们而言那是被破坏,对我而言那也
是死的概念。」

  面对对着生命感到淡薄的人型忍不住出言喝斥,然而人型只是沉默地听着指
挥官的愤怒与担忧,那对眼睛里闪烁的光辉却依旧如往昔一般耀眼而不容否认。

  等到指挥官的话说完之后,她才默默地开口。

  「我尊重指挥官的感受,但请不要搞错牺牲的顺序了,你的性命比我更重要,
指挥官。」虽然小个子的少女不打算在这点上有任何让步,尽管如此,对於战斗
有着无比执念的她却也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如果知道你会自己开车来到战地旁
边找我,我也绝不会跑出来的。」

  「……」

  夜深了,指挥官却还没有打算休息,静静地沖了杯咖啡,罕见地加了三大池
的方糖与奶精弄的味道极为诡异,趁着失眠所幸独自一人在夜间巡视着整个指挥
所的设施。

  是不是有点太凶了呢?

  对於刚刚内盖夫最后所说的话不断地在指挥官心里徘徊着,烦躁的情绪也同
样自心底里涌现,化为一股汙浊的烦闷感积郁在心头,让人完全无法好好思考。

  将人型当作是人类来看待这点,自己从没有质疑过这样的判断。

  不仅仅是因为人道主义这样肤浅的理由,也因为自己对於这种能随时替换的
概念感到作呕,会把某些不好的往事拉出记忆。

  如果她们不曾如此像一名人类,或许今天的自己就不会这样想,然而他们不
仅有着美貌的外表,也具备了足以令人迷惑的智能,让自己迷失在其中,甚至与
他们相爱。

  然而作为兵器被生产的他们又是否是与自己所想的一样,他们对死亡的想法
又是────────────

  果断地将这个想法强行压在心底里,胡思乱想明显对解决事情没有任何帮助,
郁闷化为前进的动力,指挥官在一间间的办公室前面来回巡逻着,试图用这样的
方式解决失眠的困扰。

  疲惫的脚步晃过一间间无人的办公室,直到停在某间发生异样的房间前面。

  凌晨三点的基地是一片漆黑的,唯有一个离指挥官不远的小房间里头闪烁着
光芒,那是指挥所的医疗维护室,一般不会有人在这时候进到维护室里面,除非
是出了什么重大的问题或是战伤。

  内盖夫么,果然是哪个地方受伤了吗?

  看到光芒的同时,担心的情绪终究还是超越其他的想法,他摸了摸医疗室的
门锁确认没有锁上的同时,打了门朝着里头走进去,只看到少女娇小的身影在医
护室的帘子后头,似乎在包紮着伤口,忍不住放下手上的咖啡,上前询问着。

  「内盖夫,哪里受伤了吗?」

  「指,指挥官?」

  似乎没想到男人的出现而吓了一大跳一样,内盖夫那藏在帘子后的身影明显
动摇了起来,连声音都没有一开始的那般稳重与自信。

  果然是受到什么麻烦的伤害么?

  「哪里受伤了,我来帮忙吧。」

  「不,不用啊,这种小事情我自己能解决。」

  跟语句完全不同的虚弱语气让人感觉不到话里面的真实性,这更加激起了指
挥官的怀疑心,忍不住走到门帘子旁边,继续询问着。

  「到底伤到了哪里?」

  「就说了不用管我啊,战斗这种事情我可是比你擅长多了啊……痛痛痛。」

  「喂,别逞强啊!」

  男人果决地拉开医疗间的帘子,却只看到上半身赤裸裸没有一点遮掩的少女。

  药水味道瀰漫的医疗间里,面对男人直接走进自己的私密领域这点让少女忍
不住紧张地吞下口吐沫,双手忍不住护在胸前,犹如害怕着眼前的男人一般,又
像是藏匿着什么。

  飘散的帘子随着指挥官逼近而散开,露出的是少女一丝不挂的身体与那犹如
小动物般怯懦的表情,指挥官皱起了眉头,这让少女更加地颤抖着,用像是要哭
出来的表情看着他。

  伤痕,在那娇小的身躯下有着好几道因为战争而产生的伤口,那巨大的痕迹
如丑陋的蛇一般蜿蜒在少女身上,而原本带点狂气的少女却只剩下满脸的羞愧与
自卑的表情,脸颊红的令人怜惜。

  说到底,彼此相处了也有好一阵子却从来没看过少女的身体,是因为这个原
因吗?

  「内盖夫……」

  「啊……本来不想让人看到的……很正常不是吗?我从没有死亡过,然而对
於冲锋陷阵的我们来说身上拥有这些伤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那小小的身躯颤
抖着,双手像是想把身上那些可不的伤疤完全遮盖住一般护在身上各处,用完全
想不到的虚弱口吻自嘲着:「所以你现在也知道了吧,这个身体,并没有美丽到
能让你观赏的地步啊……」

  「在担心这种事情?」

  「这可不是『这种事情而已』我也是女孩子啊,即使是战斗专家我也有着一
点美感的自觉啊……」像是被指挥官发现内心深处的问题之后变得有些自暴自弃,
小个子少女继续说着:「既然不能像那些人型一样好好陪着你,至少让我把擅长
的战斗作的比别人都好,让你刮目相看也好……结果就是太逞强了。」

  「你是笨蛋啊……」

  也不管少女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指挥官迳自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绷带替她把身
上的伤口做了些包紮,所幸都是些擦伤之类不会磨损身体机能的小伤口,也正如
同少女之前说的,这只是场普通小战役。

  上药的动作很快就好了,面对这时候异常乖巧的少女,指挥官还是忍不住出
言说了两句。

  「你不只是作战的人型而已啊,替会因为你而操心的人想一下吧。」

  「笨蛋。我们只是为了战斗生出来的人型……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今天你
看到的东西就请忘掉吧,太不堪入目了……」

  这个小丫头……

  对於那反常的憔悴感到一阵烦闷,指挥官的手掌突然拍上了内盖夫背后的墙
壁,结实的身体直接欺近了少女身边,奔波后的汗味与药水的混杂着,将少女身
边笼罩在男人的气息里,只能看着突然强势起来的指挥官有些惊慌地问着。

  「有,有什么事情吗?指挥官……」

  「我改变想法了,还是应该把你这种愚蠢的想法好好矫正过来。」壁咚了受
伤少女,指挥官的样子还是跟往常一样温柔但强势,逐步将问题导向自己擅长的
方向:「你是多么值得人怜爱的少女,我会好好告诉你的。」

  「咦?」

  指挥官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靠上前,将那还赤裸的娇小身子搂在怀中,俯身
将那张小嘴巴用力地亲了下去。

  唔─────!

  一点细微的惊叫声从嘴唇旁边溢散出来,却很快就又被更强力的吻给堵住,
无比娇小的身躯正被结实强健的男人拥抱着、抚摸着,手指触碰着那纤细苗条的
腰部与小巧玲珑的臀,原本还意气风发的少女此时却任由男人进犯着他的身体。

  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娇小身躯在男人的面前显得是那样稚嫩纤细,指挥官就项
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宝般轻柔地抚摸着内盖夫的身体,那双手慢慢抚摸
过瘦弱的尖头,慢慢往下摸过那纤细的腰身,也触碰着那凹凸不平的伤口。

  「唔……」

  因为伤口被碰触下意识因为羞愧而想推开指挥官的少女反倒被男人抱的更紧
一些,舌头粗暴地把她原本想说的话塞回嘴里,手指更加地放肆,开始抚摸着腰
椎外头与屁股下方,温柔而谨慎地安抚着那颤抖的身体,直到那股恐惧再次停止,
身体不再紧绷为止。

  并不是什么难解的少女,自始至终,这些孩子需要的都很简单。

  舌头离开了少女的唇,慢慢轻吻着那白净的颈子,一贯温柔的爱抚让少女的
身体忍不住地又开始抖动,只是这次带动她的是原始的欢愉,当那男人的唇与牙
齿咬上自己小巧的粉红奶头时,强烈的快感驱动着她的身体开始随着那轻柔的啮
咬而抖动着,细细的哀号声也从那张小唇之中吐露出来。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指挥官的身体推开一点点,此时的少女已经变的气吁吁
地,那双被汗液与泪水模糊的双眼此时只能办睁开着看着指挥官模糊的影子,大
口喘着气问着。

  「笨蛋……突然间做什么啊……」

  「我才想问你……笨蛋,除了战斗以外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指挥官一般说着,内盖夫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抵着自己的大腿,下意识
伸手过去抓了一下,顿时耳根子都羞红了,居然是从裤子里勃起的阴茎,正不断
抵着自己的身体,小手迟疑了一下,面对上眼前那双眼睛,少女鼓起了勇气将那
牛仔裤的拉炼拉下,将里头温热的阴茎掏出来。

  被小手握住的阴茎此时高昂的扬起头来,火热的温度透过双手传给了内盖夫,
被这浓烈的男性象徵给吓到一般,只能痴痴地握住那巨大的男根,感受着被男人
抱在怀里的异样温暖。

  「感受到了吧,我是何等的渴望你的身体。」将还在不断颤抖的少女彻底地
抱紧了,感受着那具娇小的身躯在自己怀中的真实感,男人说的话是那样的真诚:
「所以不要帮我定义你是不是够格被我疼爱,这可是会出现严重误差的,还有…
…不要再轻易寻死了。」

  「我,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啊……」

  「那么,这次换我教你了。」

  阴茎顺着那双小手的位置触碰着少女私密的三角地带,用丝毫不容质疑的力
量滑入了大腿与私密处之间的滑嫩中,少女虽然对於这从未见识过的义务感到打
自心底里的恐慌,然而男人将她紧紧搂住的感觉却也极大幅度地缓和了这股情绪,
阴茎微微接触着那有些湿黏的私密处,顺利地滑了过去。

  犹如猫一般的少女此时像失去力气一般只能放松身体让指挥官将她抱住,在
股沟间摩擦的阴茎被缓缓分泌出来的淫液给包围住变得容易抽送了一点,指挥官
此时看着眼前大口喘气的少女,忍不住爱怜地亲吻着她。

  指挥所的战斗教员?不是。

  狂气的杀人鬼?不是

  与自己完全紧靠的少女只是如猫一般的细腻又淘气,在某些地方却又如同孩
童般稚嫩天真的一个孩子而已。

  面对那样残破的身体还燃起性欲是否算作正常,指挥官并不知道。

  他只想好好地吻着少女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无论那上面是不是不着某道巨大
的伤痕,只是如此贪婪地渴求着这具娇小而可怜的身躯,无法遏止的强欲让他想
毫不留情地佔有眼前的少女。

  两双眼睛紧紧盯着彼此,然而平时强势的少女此时却犹如猎物一般失去了锐
气,怯生生的样子令人怜爱。

  「突然对着伤患作这种事情……即使我什么都不懂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只是害怕突然失去了你,因为害怕失去而兴起的性欲。」

  「笨蛋……最差劲的藉口。」

  「我也这么觉得。」

  「真是……要撒娇去向春田她们撒娇,我可是只会战斗而已,这种的……没
有什么机会学习,不能给你任何建议喔。」

  「那么让我来建议你如何?」

  「唔,听听也是可以的喔……」

  「那么一切交给我,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心。」

  双手继续抚摸着少女的身体,手指间传来的触感逐渐从抗拒变得顺从,夹紧
自己阴茎的双腿也开始笨拙的摩擦起来,隔着丝袜摩擦着虽然有些粗糙,但是很
快那湿黏黏的淫液就把一切变的滑顺许多,男人忍不住用力的挺起腰身,阴茎在
华顺的双腿间不断磨蹭着,摩擦着已经慢慢出水的阴部,只看到粗大的龟头就这
样抵着少女的小屁股不断磨蹭着,那样子说不出的淫荡。

  双脣再次交叠,感受着那笨拙生涩的吻,指挥官伸出舌头挑逗着内盖夫,舌
头轻轻贴上了对方紧闭的牙齿,轻轻地在牙齿表面滑过去,想要撬开一点点的空
间让自己接触到对方生涩的身躯内部,然而内盖夫的牙齿却死死地抵住了最后一
道防线,或许是最后一点羞耻心作祟,还不想让指挥官越雷池一步。

  另一边件这里还不能供略,指挥官的手掌立刻摸上了那小巧的胸部,手指轻
轻搓着那挺俏的蓓蕾,毫不放弃寻找任何一处敏感地带,对着那已经兴奋的乳头
开始肆无忌惮的欺负起来,稍微用力地搓揉着。

  唔呀!

  一点压抑的惊叫声随着自己身体被欺负而传了出来,原本死守的防线在这一
瞬间就失去了功用,男人的舌头在这瞬间趁隙而入,对着内盖夫小巧的舌头不断
徘徊摩擦着,挑逗引诱少女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规划里,将那双原本还清澈的双眼
染上一层情欲的水雾。

  不再是小鸟轻啄的浅吻,而是欲情浓烈的张大了彼此的嘴巴,不断交换着唾
液的深吻,近乎暴力的情欲让人不在顾及身上的任何一点伤口可能造成的疼痛,
彼此都用上了自己身上极度剧烈的力量拥抱着对方,用上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取悦
着对方。

  很快,不曾领略渔火之欢的少女深深陷入其中,贪婪无度的索求着一切,像
是要把爱侣彻底吞噬一般显得毫无自制的能力,如同一头暴躁的小野兽依样粗鲁
的求欢着,下体的爱液变的更加茂盛,将原本不断摩擦的阴茎詹的晶莹剔透。

  吻,深长而淫荡,激烈而暧昧。

  交织着彼此直到最后一点气用尽为止才放开,一条银线在两人唇间化作一座
桥交织着,驾轻就熟的指挥官忍着下身的长胀感看着此时光是吻就开始发情的少
女,忍不住亲暱地又把她佣抱在怀中,问着。

  「现在有什么想法呢?」

  「给我一点建议吧,指挥官……」

  「那么到床上吧,第一次要在好一点的地方。」

  意志坚定的少女拥有着强过於别人的攻略难度,在百花撩乱的基地里指挥官
对这点是身受其苦。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少女在夜间婉转哀啼时的样子,会更显的美丽,也
会更加陷落於性爱的陷阱里。

  今宵满月,自窗外洒进来的月光将少女的肌肤照耀的无比洁白,被指挥官要
求不要褪下的黑色丝袜配着那一身肌肤显得格外性感,然而那股对性爱并不熟悉
的青涩感也反映在那扭扭捏捏的姿态上,看着眼前的高耸勃起的阴茎也像不知道
该如何动作一般,只是怯生生地用双手握着那男根,一边回头看着身下的男人。

  而另一边指挥官则是撕开原本包覆住阴部的丝袜,一股雌性的气息扑鼻而来,
伴随着汗水的味道变的极其浓郁,指挥官双手托着那小屁股,舌头上前缓缓地舔
舐着。

             唔───────

  下体处传来的快感让少女起了一阵欢愉的颤抖,手上原本笨拙的套弄也开始
慢慢地熟练起来,刚刚指挥官在开始前教导的一切知识此时慢慢发挥出做用来,
不仅是手指上下套弄,那条初出茅庐的舌头此时也舔弄着沟壁,面对着那又鹹又
腥的臭味,高傲的少女不仅没有皱眉,甚至是轻轻将龟头舔弄着一路下直到吸住
了睾丸,慢慢地学习着侍奉的方法。

  互相需索对方的身体,指挥官一边感觉着内盖夫那生涩的技巧,不禁有点苦
笑着感觉到自己并不能从中感到特别的满足,所幸更仔细地舔弄着这句身体,力
求等一下的正戏能更加顺利一点。

  如同雏鸟般的少女怎么可能耐得住那样熟练的舌技,一直被重点攻击着敏感
带的少女此时发出了哀号声,小屁股不断想要多着指挥官的强烈攻击,甚至连手
边原本服务的阴茎也管不着了,只能一个劲地避免自己太快就高潮。

  然而当那舌头刮过其中一小片肉壁时,少女的身体明显抖动的更加厉害,指
挥官看准了这点立刻加紧脚步地攻击那片软肉,把其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弄得连连
颤抖,被快感弄得失神的双眼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

  「指……指挥官……那里……」

  不过舔弄一小阵子,那身体就用力地挺直,像是有什么不能忍耐的快感一般
颤抖着,一股雌性的气味瞬间就喷在指挥官脸上,少女在一阵细碎抖动与呻吟之
后终於缓缓地趴倒在男人身上,感受着自己初次的高潮。

  她身下的指挥官从底下抽出身来,指挥将刚高潮的内盖夫轻轻抱着平躺在床
上,整个人则跨越到她的身上,俯身在这之上轻声地问着。

  「舒服对吧?」

  「但是,指挥官还没……」

  「是啊,不过果然射精还是要用那里来接住才是最好的啊。」

  听到这句话的内盖夫微微将脸别到一旁,还因为高潮而略有些颤抖的身体被
平坦的放在床上,男人粗壮的下身已经抵在正不断流处爱液的下身,阴阜正被龟
头戳弄着,一点阻力也没有地绽放开来,散发出期待随时被男人给进入的气息。

  找不到啊,拒绝的理由。

  「……由您来教导我吧,指挥官。」

  「嗯,请多指教了。」

  温柔的话语一落下,下体立刻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异物突入感,少女的身体被
这股力量瞬间向后一带,撕裂般的痛楚在不到一秒钟之后传来,少女睁大了眼睛,
双手则死命地抓着被子,无声地哭喊着。

  好痛……

  不同於在战场上受到的鎗火之伤,人型虽然没有处女模这种东西,但是娇小
人型身体里那狭窄的阴道根本禁不起如此的折腾,即使事情已经湿润过了,依旧
让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吻很快就亲上她的嘴唇,缓和着女人必定会经历的痛苦,贯穿内盖夫
身体的阴茎也只是缓缓地小幅摆动着,研磨着,指挥官整个人彷彿要吃掉那娇小
身躯一般紧紧拥抱着对方,少女也丝毫不相让地用双脚缠住了男人的腰间。

  狭窄的阴道壁狠狠咬着阴茎,每一次的推进拔出都显得有些困难,宛若幼女
一般的容颜与身体都足以激起一名成年男人的阴暗性欲,指挥官巧妙地克制着自
己从刚开始就一直受到刺激的下体,依旧是缓缓地在阴道深处摆弄着,深恐继续
下去会弄伤自己身体下的内盖夫。

  少女被亲吻着,感受着除了性之外被彻底呵护的感觉,即使下身还有些疼痛,
少女也不想让阴茎被拔出去,激烈热吻的同时也缓缓摆动着腰身试图让自己快点
适应这种痛楚,竭力想要把自己不断紧绷的身体给放松下来,藉此来迎合着男人
的动作。

  一切都是那样的缓慢,阴道不顾主人的想法而不断地收缩着想要把阴茎给排
出身体,然而那样的挤压却给了指挥官最顶级的快感,等到阴道稍微不紧绷之后
才改为小而短促的浅突刺,不断在阴道口附近浅浅地抽插着,刺激着阴道继续分
泌出爱液,每一次都微微深入一小吋,缓缓地突入进愈来愈深的地方。

  「指,指挥官……没关系的,随你高兴就好。」

  「笨蛋,那么痛就不要说什么没关系了。」

  深下的女孩呻吟哀嚎着似乎正逞强着,指挥官只是深深地吻了她一下,感觉
到阴道壁已经不若一开始那样的紧绷,阴茎也开始往更里面钻了过去,不断开发
着这美妙的身体极限,此时的床已经被两人的体液弄的湿透了。

  那是何等的淫秽,如同幼女般的身躯正被精壮的男人彻底压在深下交合着,
少女脸上泛着的红潮显示着她那是完全自愿把心灵交出去的样子,毫无廉耻地呻
吟着。

  「哈啊啊……哈啊……快一点啊,指挥官……我还可以……」

  随着动作变得愈来愈凶猛,阴茎也从一开始的猛力地刮着柔软的肉壁突起,
每一下都带进了最深处的,把整个女孩给弄的呻吟连连,早就高潮的少女此时更
是感觉到阴道里面泛滥成一片,被男人的阴茎予取予求着一切却无法反抗,只能
被动地享受着这一切欢愉,连组织起语言的能力似乎都要因为这股快感而被剥夺
掉一般。

  已经够了。

  突然,指挥官的背部高高隆起,连带地将阴茎一口气抽出道指剩下半个龟头
还留在内盖夫身体里的程度,指挥官凝视着身体下只差最后致命一击的少女,将
嘴唇凑了上去,一瞬间狠狠将腰向下砸过去,阴茎势如破竹地再次撑开那美妙的
肉壁,直接挠进了少女身体的最深处,让少女的身体瞬间在刺迎来一次大高潮。

  藉着这次突刺,指挥官不再克制自己的欲望,大量的精液在这一瞬间奔腾而
出,温热的感觉在两人之间传递着,感受着刚刚高潮过的余韵,内盖夫的身体还
是紧紧抱着指挥官,那张近乎失神的表情在这飘散出淫靡气息的空间里兀自喘息
着。

  「哈啊……哈啊……」

  没错,自己想要听到的,只是如此简单的呻吟。

  那缠绕在男人腰间的双腿即使在射精之后也不肯好好的放开,初尝欢爱感受
的少女使劲地想要将爱人的分身停留在身体里更多一点的时间,阴道也不断收缩
着榨取为数不多的残余,贪婪地将一切吞噬殆尽。

  也因此,那拥抱持续了很久,很久……

  再次的沖洗,或许对激情过后的两人是必要的吧?

  一人份的床榻上躺着两个身影,再次洗好澡的两人此时都已经筋疲力竭地躺
在床上,微微有些凉意的夜晚被厚被子与彼此的体温给屏蔽掉,共枕的两人此时
看着彼此的脸庞,在睡眠完全到来的一小段时间里只是那样望着彼此。

  「指挥官。」

  「是,是!」

  面对少女突然对自己的质问,看着那对恢复神采的眼睛,让指挥官没来由地
感到心虚起来。

  然而少女却像是没有感觉一般,那双眼睛里似乎已经把情欲的色彩褪去。只
是静静地向着指挥官问话。

  「如果我说对我而言的死亡,只是忘却某些事情而已,但是很快就能重新塑
型出来。」问题依旧扣着今天两人争吵时的环节,语气也没有因此变的比较平和,
还是带着不可置疑的态度问话:「即使我这样说,你仍然不打算改变你的想法与
战术,坚持要求我们以生还作为作战参考的一部份吗?」

  「嗯,大男人主义也好,保守打法也好,我也是有不会退守的底线,即使那
是你或是任何人。」男人那双眼睛里说的话同样没有任何一点虚假,静静地将彼
此间的距离拉近更多:「我不想要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即使知道这对你们不是
死亡,我还是会害怕如果习惯了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就会失去某些作为人的基础
……」

  「你想在战场上保有人性么?」

  「可以这么说吧,至少,我希望当我面对你们的时候,能够毫无顾忌地大笑
着……」

  「笨蛋,这样会害死你的。」

  果然是这样的答案么?指挥官苦笑着,面对内盖夫的指责自己一点也没办法
推託,只能老实地吃下这一击。

  嘴上是这么抱怨着,那娇小的身体却往指挥官身上蹭了过来,一直到整个人
都陷入男人胸膛与手臂之间,脸上的表情如往常一般自信而又带着不可言喻的斗
志。

  「不过能够让你这么任性的人型,只有我这个战斗专家而已喔,所以放心吧,
我不会死的……」看着刚刚才与自己交合的男人,那股伪装的狂气似乎不再有用,
自信里带着点罕见的撒娇,少女是如此地说着:「那么抱紧我吧,将我的体温好
好记住,因为事到如今我们是离不开彼此的,请记住这一切……」

  「嗯,我会一直呵护你的,我的小公主……」

  已经不需要言语,情感至此的两人除了相拥而眠之外再无任何需求。